一個屢次破壞排水設施、釀成周邊多次漬水的工地,在遇到水務執法時竟然聚眾打傷了執法人員。前天中午11點50分左右,漢陽區鸚鵡洲大橋漢陽引橋墨水湖段施工現場發生暴力抗法事件。
  40多人圍毆執法隊員
  漢陽區水務局介紹,22日就有居民報警稱墨水湖北段有漬水。排水隊工人到場查看,發現是鸚鵡洲大橋馬滄湖路段引橋項目工地正向外排放黃泥水。這一項目業主是武鋼城建公司,負責施工的是中交二航局項目部。水務工人制止後,工地停止了排水。不料次日上午,工地再次向外排水,積水直接流到路面上,形成了30釐米深、50多米長的漬水帶,路段交通都一度受阻。
  漢陽區水務局排水科科長黃文華介紹,上午11點50左右,他趕到工地督促整改。但說到嚴禁再直排到路面時,工地負責人竟說:“工地里有水,不向路面排,你告訴我向哪裡排?”雙方隨後爭執推搡了幾下,執法人員準備撤離。此時工地內衝出來40餘名頭戴安全帽、手拿1米長鋼管的人員,對著黃文華和3名隊員亂打。其中排水隊副隊長夏福利、隊員陳濤被打倒在地。毆打持續了幾分鐘,直到周圍居民報警對方纔停手。
  夏福利告訴記者,當時他最先被打倒在地,對方好幾人圍過來亂踢他的頭部。陳濤介紹,當時五六個人打倒了他,用鋼管猛抽他的後背。兩人因傷勢較重,仍在醫院進行觀察。黃文華和另一名工人傷勢較輕,已經出院。
  目前,漢陽警方正抓緊對此事進行調查。
  排水設施喪失基本功能
  記者在現場看到,馬滄湖路施工路段仍有幾釐米的積水,現場到處是灰泥髒亂不堪。在引橋下是這一路段的主箱涵,高1.8米、寬2米。這麼大的箱涵卻已被黃色的泥漿灌滿,裡面的水根本流不動。
  水務部門介紹,工地施工破壞了馬滄湖路北側排水設施,於是在路面鋼板下挖了條溝,把水引入道路南側箱涵中。可是工地排放的都是泥漿,很快將箱涵淤塞了九成,這一線的箱涵、管道基本都失去了排水功能。
  記者在現場遇到兩名工地工人。他們說:“工地裡面有積水不能開工,我們為了趕工期只能把水先抽出去再說,外面排水管為什麼被堵我們也不知道。”水務部門對此反駁:“工地排水必須經過濾池過濾,這個工地直接把泥水排了出來。”
  除此之外,漢陽區水務局還介紹,今年1月份,該處工地就曾多次野蠻施工,損害排水設施,盲目挖斷了該處路段的排水箱涵,造成管涵堵塞,施工泥漿排入墨水湖污水管主幹網,淤泥厚達1米,整個墨水湖北路至江城大道沿線1公里路段被堵。為瞭解決附近居民正常污水排放需求,漢陽區水務局曾安排20多人三次疏通被堵管涵,並架設臨時水泵抽排漬水,同時下達工作聯繫函,要求施工單位及時整改恢復管網排水功能,確保該區域排水暢通。可是,該單位至今未整改,並繼續亂排亂放,這才又導致管涵被堵。
  違規工地成下水道“殺手”
  破壞排水設施還暴力抗法,涉事工地為此要付出高昂代價。武漢市水務部門表示,這起案件堪稱“最惡劣”排水案件。設施工地將面臨最高30萬元的“史上最重”罰單。
  武漢市水政執法總隊二支隊副隊長胡賢水介紹,根據今年1月1日正式施行的國家《城鎮排水與污水管理條例》,施工單位需要損壞原有排水管涵的,須事先修建替代管涵,否則不能開工。對嚴重破壞城市排水設施的,最終可處以30萬元罰款。自年初以來,武漢共立案查處20多起損害、堵塞排水設施案件。其中漢陽馬滄湖路、洪山雄楚大道沿線成了重災區。
  武漢市水務部門表示,近年來建設工程施工損壞排水設施的案件呈上升趨勢。工地泥漿隨意排入排水管道造成管網淤塞、施工打圍改變原有排水走勢造成漬水現象屢見不鮮。比如3月19日,日降雨僅30毫米,建設大道、雄楚大街和王家灣等地區就出現了漬水,原因就是建設工程施工破壞了排水設施、阻斷了原有排水廊道,造成雨水無出路。水務部門將加大檢查力度,落實“誰破壞誰買單”的在建工地排水設施保護責任制。對施工損壞排水設施的行為依法嚴管重罰,切實減少對排水設施的傷害。
  記者匡志達 通訊員馬陟 高山 實習生胡迪  (原標題:漢陽一工地群毆排水執法人員)
創作者介紹

小提琴

cszv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